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jinyingzhichu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趣书网【jinyingzhichu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诡异入侵》最新章节。

江跃着实有些无语,他很想问陈银杏,到底老洪哪一点吸引你了?我让他改还不行吗?

像陈银杏说的这些,江跃自然不可能当真。

像这种女人告诉你,你很特别,那多半不是真正的欣赏,而是套路,她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,拉近距离,瓦解他的心理防线好趁虚而入罢了。

陈银杏能在男人丛中游刃有余,又不是妙龄少女,怎么可能在意谁是嘴炮,谁又是恶狼?

这些细节充其量只是道德上的评判,成年人尤其是陈银杏这种事业型女人,道德评判也许是诸多细节中最容易被忽略的一个。

再说了,你陈银杏都号称要迈入更高生命层次了,还会在意谁是真的想谁你,谁只是口头上的嘴炮?

这岂不是可笑?

陈银杏大概也知道自己这个说法欠缺说服力,继续找补道:“我知道光凭这个很难说服你,可是老洪,你身上真的有一些特质,这种特质很难用一两个词来形容,这是我长期观察,通过最近的思考总结出来的。”

“你看,你在组织这么长时间,要说能力特别突出并没有,要说特别会钻营往上爬,似乎也没有!你又没有姿色可以牺牲,可以排除py交易,那为什么你能一直屹立不倒,而且还越混越好?”

江跃嘲讽道:“你又知道了?”

“这就是你的特质,你的能力。老洪,你这种人,在那组织消磨人生,实在可惜得很啊。”

任她陈银杏舌灿莲花,江跃始终不为所动。

尤其是他已经知道陈银杏的路子这么野,更加不可能上她这条船。

如果要考虑这种野路子,林一菲那条路不比她香得多。

他之所以一直跟她虚与委蛇,也不过是想探知对方的底细和意图。

在对付那个组织的问题上,江跃跟陈银杏是有共同语言的。

当然,江跃现在是老洪的身份,他不方便将这个意图暴露得太明显,否则反而会导致陈银杏疑神疑鬼。

就算彼此之间要合作,那也得是在半推半就之间达成,让陈银杏以为他纯粹是冲着利益去的。

反正老洪一向的人设也是如此,从来都是给自己打小算盘的人,为了利益做点勾当,明显更加合情合理。

“老洪,你平时也不是这么死脑筋的恶人啊,怎么在这件事上就这么想不开呢?”

“你陈银杏平时也不是这么不洒脱的人啊,知道事不可为,又何必强人所难呢?”

陈银杏被气得胸脯起伏不定,手掌在白皙的胸口轻轻拍了拍,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撩人的媚态。

明明看上去好像气得不轻,可神情眼神又好像别有意味。

“那行,老洪,你就直说吧,咱们到底有没有合作的基础?”

江跃指了指楼上:“你先说说汪丽雅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“很简单,汪丽雅被选中了,这是她的荣幸,她的肉身能够被选中,这是她的荣幸。”

江跃面色顿时有点不好看了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老洪,看来你对汪丽雅这个小妞是真的动了心思啊,不过我就好奇,以你老洪的尿性,这么撩人的小姐姐,你竟然能忍住一直没吃?”

江跃吃惊,陈银杏连这个都知道?

那她之前为什么还表现出一副吃醋的样子,好像确定老洪跟汪丽雅早有一腿似的。

这个女人,果然全身上下都是戏,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有可能是套路啊。

“噗嗤,你别这么看着我。汪丽雅要不是处子之身,她也不可能被选中。实不相瞒,她被选中也是一次意外,你也别怪我。我控制汪丽雅,原本只是想用她来找你,只是想不到,这个娇滴滴的小姐姐,你居然一直没下手。老洪,莫非你人到中年,真成困难户了?”

这女人满嘴的虎狼之词,可江跃此刻却没心思听她这些乱七八糟的。

他更关心的是汪丽雅的生死。

“银杏,你说她被选中,到底是被谁选中?选中又怎样?”

“你好奇心还真重啊,老洪,这汪丽雅该不会是你私生女吧?不然你既没对她下手,又这么关心她,这没理由啊。”

江跃皱眉:“陈银杏,我好声好气问你话,你最好正经点。我不想我们之间的对话,最终发展为彼此要挟。”

陈银杏白了他一眼,知道对方是提醒她,她体内还有人家的禁制。

这是警告她,不要逼他催动禁制。

“选中她的,自然是我的老板,不然还能有谁?至于选中会怎样?这你就不用操心了。对她来说,在那个组织里火中取栗,早晚都得玩脱,说不准哪天就人间蒸发了。可被选中后,那就不一样了。她将成为我幕后老板的现世肉身,势必会有更光明的未来,势必成为你无法想象的强大存在。那些现在主宰她命运的人,最终都无一例外,要么被她主宰,要么被她毁灭。”

此刻的陈银杏,哪有半分组织女强人的样子,看她眼神狂热,语气之中满满都是虔诚,还带着浓浓的羡慕嫉妒。

活像一个阳光时代虔诚的宗教人士,特别虔诚的那种。

江跃忍不住道:“这一切,都是她同意的么?还是你们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,强行决定的?”

陈银杏诧异道:“这有区别吗?不管她知情不知情,面对这种伟大的命运转机,她难道还能拒绝?”

江跃冷笑道:“这么说她是被迫的,完全是不知情的,说白了,你们就是逼良为娼,然后还各种美化粉饰呗?”

“老洪,你不可理喻!你这是亵渎!”

江跃冷笑道:“陈银杏,汪丽雅跟我只是普通上下级关系,但我得提醒你,汪丽雅背后的力量,你未必惹得起。你如果真把她当成一个普通女孩子来对付,我保证,过不了多久,你就要陷入麻烦当中。而且,人家未必会跟我一样客气,对你手下留情。”

陈银杏着实一愣,半信半疑地看着江跃,似乎是在分辨江跃到底说的是真是假。

“你若不信,便走着瞧。到时候麻烦上身,你想甩可就未必甩得开了。还有你那个老板,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大神,怎么还需要借用他人躯壳才能行走人间?还是那句话,选人要谨慎,小心鸡飞蛋打。”

“老洪,能不能说详细点。”

“就这些,再详细我也不知道。不然你以为,为什么我一直对她客客气气,不动她分毫,还火速提拔她?这叫会做人。你陈银杏不是说了嘛,这是我的特质。”

本来,陈银杏只信了四五分,听他这么一说,倒是信的七八分。

确实,火速提拔汪丽雅,两人之间明显关系暧昧,但老洪这厮的风流尿性,居然一直没有动汪丽雅,这着实透着不合理。

难道这小妞真的有什么特别大的来头?

要说陈银杏对自己幕后的力量,还是比较有信心的,可目前这个阶段,世界还是由人类的力量主宰着。

她幕后的老板目前根本无法在世间行走,只能选择优秀的肉身作为壳,借壳入世。

这种借壳入世的方式,便注定着实力暂时无法全力发挥。

要是汪丽雅这个壳真的有大来头,便意味着这可能是一桩大麻烦。

“老洪,你不是在戏弄我吧?”陈银杏明显犹豫起来。

“你陈银杏不是自认为很了解我的么?那你应该可以判断出,我这话到底是不是在戏弄你。”

“好,汪丽雅的事情,咱们后面再说,要真是如你说的那样,我们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“嘿嘿,你最好不要后面再说,你把汪丽雅弄来多久了?”

“昨晚弄来的,这不一大早就在这里等你了么?你现在倒是潇洒,每天这个点才来交易站?”

“昨晚?那还来得及放人。等她背后的人察觉到她失踪,你的麻烦就大了。我可以保证,别管你吹嘘的生命层次多高,你画的大饼多诱人,到时候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命没了,什么都没了。”

陈银杏花容变色,纠结了好一阵,才下定决心:“好,我就信你老洪一次,回头就把她放了,这个面子我给你。”

“别,你这不是给我面子,你是救你自己的小命。”

“反正都一样。”陈银杏有点郁闷,不过她随即想到了什么,妙目一动,笑了起来,“老洪,你还敢说你对组织忠心耿耿么?你都知道汪丽雅来头很大,又是来找组织麻烦的,你还故意火速提拔,你明显居心不良。”

“呵呵,你懂什么?咱这叫做人,这里头学问大着呢,够你陈银杏学半辈子的。”

“切,说得好听,你不就是两头下注嘛!这还是好听的说法,不好听的,那就是墙头草,风吹两边倒。”

“那也比你陈银杏一棵树上吊死强啊。”

“行,我不跟你比强,既然你老洪两头下注,为什么不在我们这也下点注?”

“你又不肯明说你的牌面,我下注欲望不强啊。”

“老洪啊老洪,反骨崽能做到你这么清新脱俗,我也算是活久见了。这么着吧,我手头有一批淬体药液,是那种精华版的。至于来路,相信你也知道的。”

“懂,组织是头羊,养活你我他,你薅我薅谁薅还不是薅啊?”

老洪能从组织克扣那么多物资,陈银杏手段地位更高,没理由冰清玉洁两袖清风的。

“药液我有很多,其他好东西也有一些。”

江跃笑呵呵道:“这算是报价吗?”

陈银杏正色道:“一万毫升淬体药剂,三颗精密原石,还有你无法想象的延寿灵液。”

“延寿灵液?”江跃皱眉,“这也是组织的产品么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江跃冒充老洪有一段时间了,对组织流通的那些好产品,大体还是了解的,并没有听说什么延寿灵液。

陈银杏也是四星级骨干,如今又叛出了,没理由她还能得到更新的产品吧?

难道这玩意跟食岁者有关?

江跃思忖间,陈银杏却冷笑道:“你把组织当万能的啊?这种延寿灵液,不是基因产品,也不出自实验室。只有我幕后的老板才能提供。只要小小一滴,便能八十岁的老朽,三天内恢复二十年青春,骨骼脏腑肌肉,所有生命指标,都年轻二十岁。”

要不是诡异时代,江跃绝对怀疑陈银杏这厮是传销分子,人世间要是有这种神奇的药,多少有钱人散尽家财都会来求。

陈银杏大概也知道江跃不信,认真道:“我保证,没有半句虚言。这是另一种生命层次才能制造的宝药,价值多大,我就不说了。只要你答应帮我们做一件事,这些都是你的。我用性命担保,没有附加条件,也没有套路。这些东西你也大可放心地用,绝不会有任何副作用。”

好大一张饼。

要是老洪本尊在此,只怕真做不到淡定自如。

老洪这个人狗屁缺点一大堆,面对诱惑可不是一个特别立场坚定的人。

“怎么?老洪这可不像你啊,女人你不敢下手,好东西你犹犹豫豫,这可不是我认识的老洪。”

“东西是好东西,可东西越好就越烫手,要拿这些东西,我要做的事也不简单吧?”

“也不难,肯定是你老洪可以办到的。”

什么?

“我这里有一只官窑瓷器,是只瓶子,你只要将这只瓶子,送到沧海大佬手里即可。”

“送一只瓶子?”江跃有些纳闷,“就这件事?”

“对,就这一件,怎么样?干不干?”

“这是不是太简单了?”江跃忍不住问道,“简单到我不得不怀疑这里头有诈啊。”

“老洪,你是聪明人,聪明人不说傻话。你只要把你该做的事做到,其他的你不用问,也不必关心,最好是迅速忘掉。”

“可我平白无故送一只瓶子,是不是太突兀了?”

“不突兀,这是官窑孤品,存世的类似物件,也就一两件,都在顶级博物馆里。哪怕是沧海大佬,他也不可能见过这种好物件。据我所知,沧海大佬是个狂热的收藏爱好者,你这叫投其所好,拍领导马屁,很正常的一件事。”

趣书网【jinyingzhichu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诡异入侵》最新章节。